法制晚報訊(記者 洪雪) 六旬的何某身患心臟病,聽聞李某在家開的“佛教道場”能治各種疾病,慕名前往。李某診斷後稱何某需斷食誦經、消災祛病。沒想4天后,何某不但沒治了病,反而丟了性命。何某家人為此將李某訴至法院索賠41萬餘元。
  今日上午,房山法院竇店法庭開審此案。庭上,李某稱一切都是死者自己選的,從未強迫。
  律師認為,李某是否曾明確要求何某斷食的時間、天數,是否明確指出這種方式能治心臟病等,是其是否涉非法行醫罪的關鍵。
  該案未當庭宣判。
  上午庭審
  原告:無行醫資格 卻非法留治
  上午9時20分,何某的妻子及兒女同代理人坐在了原告席上。被告一方除了代理人,還有李某的兒子。
  何某的妻子高某及子女訴稱,今年3月份,何某被醫院確診為心臟病,在家休息期間,聽同村的雷某介紹,得知李某在家開“佛教道場”治各種疾病。於是,在5月6日,何某和高某一起來到李某家。
  原告稱,李某曾表示,何某的病能治好,但得斷食誦經。
  何某當即留在李某家開始治病。高某陪了丈夫一天后回了家。沒想到第4天晚上,雷某突然打電話說“李某有些不對勁了”。
  但當一家人趕到李某家後,何某已經死亡。高某隨後報了警。
  原告稱,從公安部門得知,何某的死亡原因是因身體虛弱導致心臟病突發死亡。
  高某認為,李某無行醫資格,卻非法留治患病的何某,並要求其斷食長達4天,致其死亡,故李某應承擔法律責任。但雙方一直未就賠償協商出一致意見。事發至今已4個多月,何某的屍體仍放置在太平間。
  被告:沒有強迫一切是死者自願
  被告則稱原告陳述的內容很多與事實不符。對於何某夫妻到其家中的時間,其要求何某斷食等細節,李某一方都不認可,“高某並沒陪過死者,也沒說死者有心臟病”。
  被告稱,原告是聽中間人說在其家念經病情好轉才決定前來,其自始至終沒說過是醫生,更沒說能治病,斷食等都是死者自己決定的。
  李某一方認為,反而是高某明知丈夫身體不好,卻不留下來照顧,故系高某存在過失。
  李某稱,到其家念佛的都是崇尚佛法的,其免費提供食宿,沒有任何商業行為,也沒收取費用。李某還表示,死者何某寫有遺囑,證明其身體沒有病。所以何某的死與其並無關係,不同意原告的訴求。
  對此原告則提出反駁,稱李某要求每個去治病的人都寫遺囑,為的是給自己免責,遺囑應屬無效。
  被告請多名證人出庭證其未強迫
  今天開庭,李某一方申請了多名證人出庭作證,他們都曾在李家的“道場”里念佛。庭上,證人除了表示是自願去的“道場”,“李老師”並未要求他們斷食,覺得他被告很冤枉,稱被告李某為“李老師”。
  一位李女士稱,據她所知,每個去被告家中的人都要寫遺囑,以表自願。遺囑內容大多為:我自願到這裡從事念佛斷食療法,等病好後要弘揚佛法,如果沒有生命了,就去往極樂世界。
  而另一名證人張女士(化名)則稱,自己也曾在道場里見過何某,並表示自己斷食了近八天,“當時並沒見何某身體有什麼問題”。
  律師解讀
  是否涉罪看有無詳細“藥方”
  北京澤永律師事務所律師王常清認為,被告李某是否構成非法行醫罪,需要結合本案案情具體認定。
  判斷李某是否涉罪,王律師認為關鍵點有二:一是何某的死亡與斷食之間是否存在因果關係;二是李某告訴何某需要斷食誦經、消災祛病的行為是否應被認定為“擅自從事醫療活動”。前一點需要鑒定結論的支持,後一點則需要結合本案的詳細情況具體認定。
  從現在披露的案情來看,何某是因病向李某求醫,李某診斷後給他開出的治療方案是“斷食誦經”。
  如李某未明確提出斷食的時間、天數,只泛泛指出要治病,應當斷食誦經、消災祛病,按常人的認知能力也應知道這隻是一種宗教性的心理安慰,這種情況不應把李某的行為視為“擅自從事醫療活動”。
  反之,若李某明確要求斷食時間、天數,並明確指出這種方式能治心臟病,則應視李某屬於“擅自從事醫療活動”。據我國刑法第336條,非法行醫致人死亡的,處10年以上有期徒刑,並處罰金。文/記者 洪雪  (原標題:斷食“治病”喪命 家屬索賠 聽聞被告所開“道場”能治病 心臟病患者斷食誦經4天送了命 被告請多名證人出庭證其未強迫)
創作者介紹

mission

fs27fsnd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